行业资讯
      青亭网获悉,AR公司亮风台已经完成近亿元B轮融资,索道资本领投,信熹资本、源星资本和美图公司等跟投。在此之前,该公司已先后获得美图、纪源资本(GGV)各数千万元投资。

      公司介绍,亮风台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专注于AR核心技术,深度整合软硬件的人工智能公司,提供平台级AR产品与服务。五年间,从十几人的小团队,发展到了百余人的中等规模。

      2016年的巴西里约奥运会期间,腾讯用QQ搞了个“AR(增强现实)传递火炬”的活动,用户可以使用手机去扫描QQ上的图案,把火炬传递下去。参与的人迅速突破千万,最终的数字超过一亿,覆盖了中国366个城市。



       很快,十一月苏宁也推出“AR抓萌狮”活动,参与人数接近900万,扫描次数超过5200万;春节又推出AR红包,五天内用户数也有530万。这似乎某种程度上证明了AR+营销拥有的潜力。

       BAT、美图、OPPO、汽车之家、中联重科、科勒……在这一串家喻户晓的公司名背后,都有亮风台的身影。公司内部人士告诉青亭网,这些大客户让亮风台触及到了更大范围的终端用户,这也是公司的“10亿终端用户”这个看起来有些吓人的数字的由来。

       苹果在WWDC 2017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发布AR开发平台ARKit,随之AR内容大幅涌现,不少开发者纷纷尝试起这个新奇的工具,直接促使AR生态雏形渐显、爆发可期。亮风台的融资,是否会带动国内AR产业更进一步的发展?


1
’“云+端”两条腿走路,提供AR服务一站式解决方案

    “  以‘云+端’双引擎来拉动AR服务也是亮风台一直以来的核心理念,是长期战略。”亮风台创始人兼CEO廖春元表示。

      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亮风台与百度91手机助手合作基于图像识别的AR工具,开始了初步的大规模数据积累。其后打造了UGC AR技术,基于云端的大规模精准识别,与OPPO合作推出自主研发的AR 创意拍APP O-Video,也是在此次合作中,打通了内容编辑、管理后台等云服务的多个环节。



        廖春元把亮风台发展分为三个阶段,其中2013-14这两年称为“散打阶段”,公司人数也就十来号,处于摸索、教育市场的阶段,做纯软件和项目。

        第二阶段始于2015年,由于获得两轮融资、有钱了,公司把软件中共通的底层算法和模块提取出来做成了SDK,这就是HiAR SDK,也就是“端+云”中“云”的部分。亮风台内部人士告诉青亭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主要是希望以轻松、亲切的态度,让用户对AR进行了解,加深喜爱。

       那么HiAR SDK主要用来做什么?“开发者可以使用它来打造AR应用和游戏,利用HiAR Cloud API能进行云端图像识别,定制版还能实现SLAM和脸部跟踪定位算法”。目前,AR云服务面向用户和开发者开放。在多次参与用户量级过亿的AR活动,以及与行业的深入合作中,亮风台“云+端”系统不断完善,内容、用户、数据持续沉淀。

       廖春元告诉青亭网,如今HiAR的定位已经不完全是SDK,而是一种整体的解决方案。比如公司会在这基础上,给腾讯、苏宁、汽车之家制定了具体的AR产品方案。

       在AR领域的SDK中,最出名的就要属此前高通开发的Vuforia,但这一业务已经被高通卖给了PTC。公司CTO谢炳龙此前就是Vuforia底层最核心模块FastCV的架构师。

      那么,HiAR如何定位自己?廖春元认为,只做Vuforia的子集,价值不大。要搞差异化,比如包括人脸在内的大批量本地识别。




       在国内,AR SDK还有EasyAR、太虚等。廖春元对青亭网表示,HiAR的优势在于识别能力和抗干扰力——这也是为什么HiAR方案在比稿中脱颖而出的原因。

       他透露,HiAR在不联网的情况下,本地识别数量能达到万级。并且由于采用了完全不同的算法,识别1000张图只需要70M内存,这相当于Vuforia的十分之一,“别人都不会小于500M的。”

       不过,虽然智能手机是目前最大的存量市场,也是AR的重要载体之一,但AR具有突破屏幕、自然交互、虚实融合的行业特性,对此,AR眼镜等更便携更智能的终端无疑是最佳选择,也是AR发展的必然趋势——这就是“端+云”里的“端”。

       在2015年的上海车展上,宝马展示了可以显示驾驶、导航信息的AR眼镜,这对廖春元触动很大:“只用手机没法解放双手,还是满足不了用户体验。如果想要好的用户体验,必须要走这一步。此外,也是为了方便客户通过实际产品来理解我们的技术。”

      廖春元仔细调研了国内的眼镜团队,发现大多都是模仿很多年前谷歌眼镜的产品,还在采用比较原始的棱镜方案,充其量只能算是戴在头上的摄像头。这让他有了很大信心。

      于是,亮风台在2015年开始布局AR智能终端,并于同年发布了国内首款视觉增强AR智能眼镜HiAR Glasses。2016年又发布第二代HiAR Glasses,拿下德国红点奖、CES Asia创新产品等奖项,并于今年6月正式宣布量产,目前已经与多个行业的重要客户达成合作。



      HiAR Glasses拥有号称全球最小的双目立体手势深度摄像头模组。舍弃了分体式的设计,采用一体式设计。此外另一个突出特点就是采用了高通骁龙820芯片作为处理器,相比第一代,可谓“鸟枪换炮”。

      HiAR Glasses采用了耐德佳的自由曲面光学方案,镜片厚度薄至7毫米,成本也相对第一代更低。联想前不久推出的晨星AR头显和国内AR公司悉见科技,也采用了耐德佳的模组。

      这款眼镜采用索尼OLED投影屏,兼容2D/3D模式。一般AR眼镜的投影屏主要分为LCOS、OLED、LCD三种。OLED屏的色彩、分辨率会更好一些,不过价格也会更贵,基本上市面上主要是索尼的OLED投影屏,目前其他AR眼镜多采用LCOS屏。此外美国eMagin和中国云南奥雷德光电也在合作开发微型OLED屏,亮度可观。



      另外还搭载了以色列AR公司INUITIVE的DSP芯片,这是一家专注于服务较大公司的企业,谷歌的Tango AR平台背后也有他们支持,亮风台算是和他们合作的唯一一家体量较小的公司。

      深度摄像头采用的则是Heptagon公司的产品。INUITIVE的芯片不占用CPU,主要负责处理深度摄像头,拿到深度图像,而至于手势识别相关的算法,则是亮风台自己的核心技术。


2
携手美图,深耕场景,加快AR商业化进程

      2015年8月,“美图亮风台实验室”成立,专注于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增强现实、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的研发,针对不同人群脸部特征提供人脸检测、人脸分析等技术,支持美图全系产品。技术和算法之外,数据资源也成为当下人工智能的重点,美图和亮风台综合各自的优势在AR平台化技术方面紧密结合。

       据了解,截至目前,美图产品月活跃用户总数超过5亿,在全球范围内覆盖终端设备11亿,每个月产生照片60亿张,这些海量的用户行为和图像数据对技术优化、产品体验升级大有裨益,近两年美图推出的AR萌拍、AR美妆等功能、产品火爆全球。亮风台和汽车之家的合作则是在零售场景中深度挖掘需求,补缺大件贵重商品线上体验不足的短板。


      数据显示,今年上线的AR网上车展活动,5天内总曝光4.14亿,累计参展人数达1080万,收到超过11761条销售线索,而同年4月的上海车展10天累计观看人数为101万,相差10倍。在工业、教育等其他行业,亮风台也在延续深挖需求、标杆合作、“云+端”联动支持以触达该行业最广泛用户群体的思路。

      谈及此次融资资金的用途,廖春元也透露,除用于技术和产品研发之外,继续渠道下沉,深耕场景,挖掘痛点需求,加快商业化进程是主要目标。

      专注在人工智能,智能机器人与大数据领域的索道资本则更看重亮风台的人工智能属性,据青亭网了解,索道资本最近还参与并领投了天津深之蓝公司的1.1亿元A+轮融资:这是一家从事水下缆控机器人研发与生产的公司。

      索道资本创始合伙人石东华表示,“亮风台这样的人工智能公司是我们现在重点关注的企业类型:具备完整互补的精英团队,掌握AR、AI核心技术,在AR领域经常承担引领者的角色,我们也看到了其清晰的战略布局和商业化能力”。

3
团队——“爬凉风台的少年们”

      把时间往回拨25年,还一脸稚气的廖春元肯定不会想到,他和小伙伴经常爬的那座叫“凉风台”的山,在日后会成为自己公司的名字。

      凉风台是云南省第一高山,对于出身云南昭通的廖春元来说,这里承载了太多年少时期的记忆。凉风台的山路陡峭、气温寒冷,对于正处于发育期的高中生来说,要爬上去并不容易,但是登上高山后,壮美的日出景象,让廖春元始终难忘。

    “创业正如爬山,需要团队的一致努力,彼此依靠,历经考验后,才能收获到最美的风景。”这位个头不高、待人谦和的纯理工男,在血液中似乎还有着一种诗人的忧郁气质。他颇为钟情唐诗宋词,微信名也是有点小清新感觉的“walkalone”。从清华的硕士到马里兰大学的博士再到富士施乐,让廖春元与计算机视觉(CV)和人机交互技术不期而遇,从此奠定了他日后创业的根基。


       公司COO唐荣兴此前专注于手机的软硬件开发,曾任职于英华达、清华同方、盛大创新院,更是少数参与过早期Palm手机开发的华人。在计算机视觉领域长期研究的凌海滨担任了亮风台首席科学家,他曾任职于微软、西门子等大公司。后来,凌海滨还介绍自己的前同事、曾任职于高通的AR底层计算机视觉支持库FastCV架构师谢炳龙加入,担任CTO。公司CMO罗鸣则出身于IBM。

       如今的亮风台,与2013年相比,体量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公司目前除了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的总部外,在北京中关村、广州荔湾区、深圳、云南和美国都设有分部。

       廖春元告诉青亭网,美国是凌海滨主持研发的计算机视觉实验室,云南则主要对接一些B端客户,广州是开拓华南市场,同时提供行业客户解决方案,深圳则主要负责供应链和硬件生产,北京集中做软件研发和对接客户,上海作为总部,兼具软硬件和设计职能。

   

















  • 微信关注我们
  • 微博关注我们